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的回顾、现状与展望 ——兼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仲裁最新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三)

 

                                展望: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的完善方向

20175月以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仲裁的一份通知和三部司法解释对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作了重大发展和完善,其积极意义值得肯定。但同时我们也应当看到,限于效力层级和客观因素的制约,这些司法解释一方面回避了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中的一些重大问题,比如撤销与不予执行的双重监督问题、涉外和非涉外仲裁裁决双轨制审查问题、违背社会公共利益条款的理解和适用问题等。另一方面这些司法解释对部分细节问题依然未予明确,比如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的审查程序问题、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的审查期限问题等。以仲裁法的修改为契机,针对这些回避的重大问题和未予明确的细节问题,笔者认为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的完善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把握。

                                            理顺撤销与不予执行的关系,实现程序高效配合

前文已经述及,在学界要求取消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的呼声一直存在,其理由主要包括以下几点:其一,撤销与不予执行的制度功能基本相同;其二,撤销与不予执行的审查标准基本相同;其三,两者同时适用将导致司法资源的浪费和纠纷解决的低效。但笔者认为,民事诉讼法和仲裁法一直保留这一双重监督的模式说明不予执行制度自有其实践价值和意义。不予执行制度和撤销制度的出发点不同,它更侧重于保护被执行人的利益,特别是在赋予了案外人申请不予执行的权利后,仲裁裁决不予执行制度更兼具了保障案外人权益的功能和价值。在这一背景下,理顺撤销与不予执行的关系,实现程序高效配合与单纯呼吁取消不予执行制度相比,或许更具有现实意义。以仲裁裁决的撤销程序为优先,进一步完善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程序之间的配合或许是未来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的完善方向之一。

                                            统一涉外和非涉外仲裁裁决的审查标准,实行并轨

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确立之初,我国仲裁法和民事诉讼法即明确了涉外和非涉外仲裁裁决的双轨制审查模式,对涉外仲裁裁决和非涉外仲裁裁决适用不同的审查标准进行审查。这种双轨制审查模式在设立之初是考虑到我国国内仲裁制度的历史和国内仲裁机构的现状,不可能使国内仲裁一下子与涉外仲裁完全一致。但时至今日,国内仲裁已经基本确立了与国际接轨的现代仲裁制度,国内仲裁机构也在二十年的发展历程中积累经验,仲裁裁决的质量得到极大提高。特别是在国内仲裁机构既能受理非涉外仲裁案件也能受理涉外仲裁案件的情形下,统一涉外和非涉外仲裁裁决的审查标准,将非涉外仲裁裁决的审查标准向涉外仲裁裁决的审查标准靠拢有着现实的必要性。

                                              明确“违背社会公共利益”条款的理解与适用

“违背社会公共利益”一直被作为撤销和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理由之一,但对于何为“社会公共利益”仲裁法和相关法律法规均未作出规定。即使在2006年颁布的《仲裁法司法解释》中亦未对“社会公共利益”的含义进行明确界定。最高人民法院虽曾在一些个案的复函中对“违背社会公共利益”的情形作出指导性认定,但实践中各地法院在认定时依然缺乏统一的标准,导致该条款的适用特别是在国内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的适用方面存在较大的随意性。此次《报核问题规定》虽明确“以违背社会公共利益为由不予执行或者撤销内地仲裁机构的仲裁裁决时”需报最高人民法院审核,但遗憾的是,该规定依然未能对“社会公共利益”的含义作出界定。这或是由于最高人民法院尚未积累足够的经验对“社会公共利益”的含义作出一般界定,有待实践经验的积累予以完善。

                                          明确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的审查程序和审查期限

首先,对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申请的审查程序,仲裁法、民事诉讼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均未作出规定。实践中,对撤销仲裁裁决申请多比照一审开庭程序进行审查;对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申请法院则自创采用听证程序进行审查,但在查明案件事实及法律适用问题上,又参照庭审程序,开展听证调查、辩论、最后陈述等环节,这样就形成了一种与听证或庭审方式似是而非的审查方式。因此,有必要通过相关司法解释对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申请的审查程序进行规定,避免法院在进行审查时缺乏程序依据。

其次,对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申请的审查期限,仲裁法第六十条虽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受理撤销裁决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作出撤销裁决或者驳回申请的裁定。”但实践中,法院拖延审查的情形比比皆是。而对于不予执行申请的审查期限,则尚未有相关法律法规或司法解释作出规定。因此,有必要对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申请的审查期限作出规定,同时进一步明确未能在规定期限内审查完毕的法律责任,减少法院故意拖延的可能,维护仲裁高效和终局性。

结语

通过对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发展历程的回顾和最新发展的评析,可以发现我国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的发展基本体现了司法支持仲裁的精神。在制度的整体设计上,顺应司法与仲裁关系发展的世界潮流,以适度监督为中心,缩小法院的参与范围和程度,即使在不可或缺的司法参与中法院亦保持更加审慎的态度。它表现在撤销与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的审查标准、审查主体和审查程序等多个方面。在审查标准方面,由既进行程序审查也进行实体审查到逐渐取消实体审查的内容只进行程序审查;在审查主体方面,明确撤销与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申请的审查法院均为中级人民法院;在审查程序方面,确立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的“报核”制度,待最高人民法院或高级人民法院答复后方可作出裁定。

作为最能观察法院对仲裁支持力度的一个视角,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的发展无疑向我们表明国家“完善仲裁制度,提高仲裁公信力”的决心。虽然这一制度尚存在一些余留问题待进一步解决和完善,但在仲裁届已经逐渐看到仲裁法修改曙光的背景下,仲裁裁决撤销与不予执行制度的发展终将日益完善和符合国际趋势。

 

【作者:牛鹏  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黄雄义,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1596

机构服务

机构服务

Service

返回顶部